可以看的app你知道的

人到七十古来稀,赵老爷子今天整整八十二岁了,他活的够久了,就算现在死去,也完是赚了。

他没想到在自己这个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,自己的儿子却一个个抢在他的面前死去。

他朝着那条昂首而立,满是滔天杀意的鸡冠蛇爬去,死亡的侵袭并没有让他觉得害怕跟恐惧,他死了或许一切可以划上完美的句号。

每爬一步,赵老爷子那双已经浑浊的眼睛一道道画面浮现,曾经的人与事就好像坐过山车一样,跌宕起伏。

五十年前,赵昌民(赵老爷子)的家请来了一位帮自己儿子复习功课的小学老师,那老师不是本地人,是外地来了,长的貌美如花,气质淡雅如菊。

第一眼,赵昌民就喜欢上了这位帮自己儿子复习的老师,可惜那时的他,早就有了老婆。

新社会建立,正如万物复苏,一切有了新的秩序跟法则,男人是不能在坐拥三妻四妾,只能有一个老婆。

纵然有老婆,他还是拼命的追求这位女老师,那时候的赵昌民是赵宅村最有名的捕蛇人,长的非常的男人味,渐渐的,那位老师也招架不住,犯下了人生中最大的错误。

那一次之后,老师发现自己怀孕了,被赵昌民偷偷摸摸的安置在了赵家最冷僻的后院,他答应女老师,只要她生下孩子,他就跟自己的老婆离婚。

可惜,纸不包住火,赵昌民的老婆发现了后院怀孕的女老师,她又气又恨,恨赵昌民的背叛,恨女老师的无耻,但同时更害怕赵昌民会休了她。

在那个年代,一个女人被休了,是一件比天还大的事情,简直就是一辈子就完了。

在女老师要生孩子的那一天,赵昌民的老婆,暗中买通了接生孩子的稳婆,待她生孩子的时候,自己则进去用被子把虚弱的女老师给活生生的闷死了。

少女的青春梦

瞬间一尸两命,不得不说女人发狠起来,非常的可怕阴毒。

之后稳婆告诉赵昌民,女老师是自己生不出孩子大出血而死,孩子同时也死在了腹中。

赵昌民闻言,痛不欲生,但还是信了这种说法,毕竟私自接生孩子是有风险的。

他的老婆以为自己做的事情神不知鬼不觉,瞒过了所有人,但却没有瞒过一条苍翠的小蛇。

女老师的尸体被偷偷摸摸的埋葬了,大家原本以为一切事情都结束,可是赵家日后却经常出现怪事。

在过没多久,他的老婆也意外的死亡了,甚至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但是死法非常的凄惨。

之后那位害怕报应的稳婆将整个事情的经过告诉了赵昌民,赵昌民才知道女老师跟自己的未出世的孩子死的多么的惨。

但木已成舟,他又能如此,家中的怪事,或许是女老师阴魂不散所致。

于是赵昌民请来了一位道士,道士出了个点子,说将女老师的尸体挖出,打断骨头,像蛇一样缠绕在一根细长园木上,外面在套上一层空心木管,以这根木头做横梁,可保家里无忧。

而那女老师也会化为家蛇,为赵家看宅积福。

可是道士还说,一旦家蛇跑了,将会祸连子孙,他就无能为力了。

那时候的赵昌民并不知道自己赵家早已有了守护的家蛇。

后来,家蛇出现,他甚至以为是女老师所化,只是从没告诉任何人。

人的一生会犯过无数次的错误,有些错误还有机会纠正,弥补,但有些错误,犯下了,就一辈子覆水难收。

赵老爷子爬到距离鸡冠蛇不到一米的距离,让这条蛇可以很轻松的将他咬死。

“杀了我,一切就结束吧”

赵老爷子很平静的看着鸡冠蛇,说话的口气跟人没有半点的区别。

鸡冠蛇杀气凛然,浑身散发的阴冷气息让人如履薄冰,它的蛇躯越发的直立起来,通体鲜艳的条纹既然随着周围空气的波动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先由鲜艳的条纹变成了猩红,又从猩红的条纹转变成了紫色,在所有人呆若木鸡的表情下,它变成了通体紫色条纹的毒蛇。

那通体紫色,条纹上宛如流动的色彩,让人惊艳,朦胧,典雅,鸡冠蛇它已独特高贵的姿态,俯视着地上的赵老爷子。

那蛇眸充满了仇恨跟鄙夷,恨不得一口咬死他,但又死死的压抑住心中的杀意,冷若冰霜的张开蛇口:“我答应我的主人,不会伤害你,要死,你自己死去”

“主人?”

涂小安闻言便一楞,这条变异家蛇既然还有主人的?

它是赵家的家蛇,那主人会是谁呀。

这条蛇之所以一个一个人的杀,难道就是逼着赵老爷子自杀不成?

只瞧赵老爷子反而露出了一丝笑意,坦然的看着鸡冠蛇:“是不是我自杀了,你就放过我赵家的人”

“你赵家人该死,没一个好东西,我说过要杀光你们”

都说蛇是冷血的,是无情的,农夫与蛇的故事教会我们,应该离蛇远一点,它们报复心极强,睚眦必报,就算你善待它,它们也不见到善待你。

但是后面那句话,就有待商榷,这条鸡冠蛇为什么对赵家人那么仇恨,它的主人又是谁。

是死,还是活着?

很显然,它的主人跟赵老爷子脱不了干系。

恐怕这个秘密只有这条蛇跟赵老爷子知晓。

鸡冠蛇如此杀意的话,宛如远处倏来一道冷风,让赵老爷子稍稍一愣的同时,惨笑起来。

倏然,赵来爷子从身上摸出一把寒光凛然的匕首,对着鸡冠蛇。

鸡冠蛇蛇眸冷然看着,纹丝不动。

“爷爷,杀了这条蛇”

“爷爷,你曾经是赵宅村最有名的捕蛇人,你一定可以手刃这条孽蛇”

灵堂边站着的众人,看到赵老爷子亮出来的匕首,顿时振奋起来,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。

鸡冠蛇闻言,紫色条纹似花般嫣然,似光般魅离,旋即,周身气息暴涨,掀开一阵阵狂风四溢,宅院变的宛如寒冬腊月,凄冷无比。

“我会一个个杀光你们”

鸡冠蛇如怨似泣的发出厉鬼般的声音,让人头皮发麻。

赵老爷子满目浮华跟悲凉,看着满是杀意的鸡冠蛇,高呼:“我赵家人死在自己家的家蛇手中,又有何话可说,天意如此”

成也家蛇,败也家蛇。

自从将女老师的骨头挂在房梁,赵家之后就顺风顺水,开枝散叶,他更成了赵宅村的村长,掌握赵姓族谱,成为了德高望重的人。

可家蛇离开,赵家气数已尽,家蛇再回来,赵家血光之灾降临。

??这个剧情不是特别好写,这两天自己心态也有点蹦,更新就慢了,求一波支持,晚上还有更新。

?

????

(本章完)

看最新最全的书,搜可以看的app你知道的